汕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幻听不断

2019/07/12 来源:汕头信息港

导读

她一个人站在窗户的边缘。站在温柔的阳光氤氲的地方。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她的名字。氰氰。氰氰。她转过身去,后面一无所有。—&

她一个人站在窗户的边缘。站在温柔的阳光氤氲的地方。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她的名字。氰氰。氰氰。

她转过身去,后面一无所有。

——题

这是一间明亮空旷的房子。安装着大片的玻璃灯和巨大的水晶天花板。墙壁上挂满了精致漂亮的风景油画。在夜晚清澈透明的灯光下散发出华丽的光泽。

有挺拔茂盛的树木。无边无际的覆盖在山顶。大群的白鸟在林子里低低的飞行,留下优雅而且美好的痕迹。翅膀上的羽毛接连不断的掉落。消失在深绿色的青草丛深处。边缘是快乐微笑的男孩女孩。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

有整齐而且安静的雪地。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跌落在马路中央。支离破碎。有瞳仁漂亮的男孩女孩站立在冬天干净的风中抬着头观望苍白清澈的天空。如同棉白色的绸缎。雪花洒满他们的肩膀和头发。

有如同玻璃透明的浅蓝色的海平面。一圈一圈的浪花被岩石割裂碎掉,又重新连接在一起。海面上漂浮着明亮华丽的游轮。烟筒里蔓延着钱灰色的雾气,布满天空。有男孩女孩躺在甲板上。女孩的头发在风中散开,像整面的旗帜。偶尔有欢快的海鸟轻轻的穿越天空和海面的缝隙。

氰氰总是会站在房间的地板上用大段大段的时间观看这些油画。或者泪流满面或者大声而且难过的微笑。眼睛上弥漫着无边无际的伤痕和疼痛。

婷来看她。在一个阴暗的周末午后。高高的空中有大团大团铅灰色的云层。飞快的流淌如同海底的急流。婷带着一袋水果和大束开放的马蹄莲。花瓣上挂着透明的水滴。她是氰氰很好的朋友。过去。现在。或许未来。她走进氰氰的房间。

房间的窗帘依旧悬挂着。阴暗潮湿的空气。清晰而且光滑的水晶屏幕正在播放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金城武重复的吃着过期的凤梨罐头。有大量人群走路和争吵的声音。连绵不断。像深秋夜晚街边的树木。哗啦啦的掉落打旋的叶子。在黑色的地面上画满伤痕。

氰氰。氰氰。婷银铃般动听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只有越来越大的水流动的响声。像初夏突然的大雨。

婷走进浴室。看见氰氰洗头发。光着肩膀和脚踝。地面上覆盖着满满的白色泡沫。她知道。氰氰又在一遍一遍重复的洗头发。自从城突然死于车祸的时候她就开始这样。面目苍白枯萎像落败的华美花朵。艳丽妖娆。迷惑寂寞低俗的男人。

氰氰。氰氰。我来看你了。她接着喊。声音嘈杂而且变得尖锐。

然而。氰氰依旧把头发深深的掩埋在冒泡的水中。黑色的头发斜飞入鬓。如同漆黑的墨。

婷走过去想拍她的肩膀。然后看见氰氰突然站立起来。水花从脸上大串大串的滑落下去。她看见氰氰湿漉漉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满脸忧伤的望着她。单纯。柔软。需要被拥抱和疼爱。

氰氰。别再洗头发了。否则会掉光的。

不行的。氰氰一边摇头一边向她的背后观望。接着说。城刚刚跟我说,我的头发缝隙里有大把的碎头屑。需要洗干净。他不喜欢脏脏的女孩。

不。氰氰。这里只有我自己。城不在这里。

不。不。你骗人。他刚刚对我说的。他只不过出去了。氰氰呆呆的看着她的眼睛。漆黑明亮。

氰氰。你听我说。城已经。死了。你见不到他的。婷捏紧她的肩膀。手指坚硬。

不。你听。他在叫我。“氰氰。你真漂亮”。

不。你别再傻了。城他已经死了。

婷。你别骗我。你听。他现在还和我说话了。

婷走到客厅中央。低着头靠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外面的天空依旧阴沉忧郁。像冬天马路边缘乞丐的脸。

氰氰突然跑了出来。婷。你是在叫我吗。干嘛那么大声。我正和城说话了。有事一会再说好吗。

婷望着她幼童般的模样。眼窝深处突然有温暖潮湿的液体涌出来。一滴一滴的消失在缀满碎小花蕊的裙子上。

水晶屏幕上开始放映新的画面。Vae的MV。幻听。

幻听你在我的耳边轻轻诉说。夜色多温柔。你有多爱我。

男性性交障碍的治疗及预防方式
昆明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