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军训之前的那些女院男生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汕头信息港

导读

月夜来的如此的不情愿,本想今天是个美好的夜晚:星星点点,黑色的夜空下,月光如霜,铺散在宿舍的地板上,此时寂静中活着几声蝉鸣。可事实却事与愿违

月夜来的如此的不情愿,本想今天是个美好的夜晚:星星点点,黑色的夜空下,月光如霜,铺散在宿舍的地板上,此时寂静中活着几声蝉鸣。可事实却事与愿违。  大一新生宿舍,很多素不相识的新生聚到了这间宿舍。说这是个宿舍,还不如说它是居民楼,因为这是一个三居两卫一厅的单元房,女院里很少让男生住在学校里面,只有学院本科播音主持专业的男生住在里面。地方不大却挤满了09级高职所有的男生。这个宿舍不久的环境大家可想而知了,嘈杂、拥挤、各种异味、各种垃圾随地而放。可以换句话说,只要大家不勤快,大家将会生活在垃圾场里。  一  莫德修,他来自农村,不过因为学习还可以所以有幸来到北京上学。但是高考时的大意令他发挥失色,成绩平平,虽说考上了北京的学校,终究这也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中华女子学院。  当莫德修拿着贫困证明去县里签字时,有位主任说:“呀!北京的大学,不错啊!咦,还是女子学院,女子学院怎么还招男生呢!”莫德修当时脸红到脚跟儿了都。主任见状,“怎么说这也是好事,而且还是女子学校,这找女朋友还用发愁吗。”他妈在一旁应道:“话虽如此,但还是学习重要。”“对,学习重要。将来有出息了,可别忘了咱家乡——威县呀!”莫德修:“那是,那是。”  而现在,都十二点了,里面寝室的同学都聊着天,当然大厅里面的同学也是兴奋地没睡着呢,莫德修也没睡,于是大家开始聊起了天。  “我叫王玉,内蒙包头人。新闻采编专业。”他下铺的同学说:“哦,今天我报到的时候,还看见你了。我叫白兵,也是内蒙的。播音主持专业的。”王玉:“呀!老乡呀,不容易!”“你们那边呢”。他用手指着旁边床铺的同学。  “哦,我叫高波,来自山东,编导专业。”王玉惊呼:“妈呀!你就是咱们09级分数的。将近五百分呢,怎么来这学校。小子,不是为了泡妞吧。”高波回到:“哎,我们那边都知道分数要求全国,无奈考了这点儿,只能将就找个学校先上着呗。”王玉:“你太牛逼了,我们跟你的分数没法比。现在看到如此情况,这宿舍跟住大通铺有什么区别。学校,都看到了,进了前门就都后门了。我本来满心欢喜来到这里,现在太后悔了。我怎么来这学校了。”  “经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冲动”,高波问道:“啥冲动?”“回去再考。”“算啦!哎------我也是编导专业的,叫莫德修。河北邢台的。你们谁还想再在被题海压着,整天闷在学校,在这里说不定,还有点发展机会。”莫德修心里虽然也有点后悔,但转念一想。说不定再考一次,还不如这个学校呢!  “是呀,莫德修说的对。再来一次,你能保证比这个学校好吗?”高波转头:“你是?你们俩认识?”“我来这学校天,个认识的就是他,小敏同学。他也是河北的!”高波:“怎么整的跟女的名字一样,不会是?”小敏:“胡说什么呢?人家也是男生,不对准确的说是男孩儿。”  这在此刻,传来了大约10秒钟的响屁。“哎呀妈呀,意见不小哦!听质量不像本地的。谁呀?”  放这种高质量响屁的不是别人,正是赵光文。“啊!舒服。我是赵光文,新闻采编专业的,黑龙江的。”“我操,够牛掰的!不过我的给你提提意见,别多心啊!”王玉说道:“以后来事儿的时候,给点预兆好吗?”“我也是突如其来的,没办法呀。今天在后面的商场买吃的,没想到这么不卫生。”“哪呀?”“还哪,就道尔泰嘛!”小敏忙窜上窜下,光着身子。  王玉:“你这是干嘛呢?”“哦,没事。只是觉得肚子疼”。“不会你也是——”话还没说完,犹如之前那个一样,来的如此干脆利落,毫无一丝的犹豫。噗——噗——“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边说边用被褥来回煽动。“还来个合唱是吧。”莫德修:“孙大圣,赶紧收了神通吧!”立马用被单蒙上了头。  二  新生开班会,这天大家加自己整理的帅气十足,毕竟是大学班级次活动。王玉拿出自己的饭卡,“你们来看,我的饭卡正面,居然是这个。”上面是女院的主楼和名字,设计的挺好看的。莫德修好奇之下将自己的噎撕了下来,“王玉,你看我的是一个女的,茹单,05级财务管理。”高波,见此大惊“你们怎么给撕了,老师不让撕。”  来到学校门口,莫德修刚要跨步上去,一个大手将莫德修拦住了,“学生证呢?”“我们是大一新生,”一位保安大叔说:“那饭卡呢,没有东西证明,不能放你进去。”于是莫德修在口袋里摸来摸去,终于将饭卡摸了出来,“给,饭卡。”保安拿过去一看,“这是你的饭卡?”“嗯!有什么问题吗?”保安用手指指着上面的头像“你说这是你,这是吗?你当我傻子呀!”  “可这就是老师发给我们的饭卡呀!”这是他看见其他女生也拿着饭卡,保安看了看便让他们进去了,“之前我的饭卡也是两面都有白色的皮粘着,后来我就给撕下来了。不信你摸一下,还沾手呢!”另一个中年保安上前,“不行,在我们没有搞清楚之前。你必须留在这里配合我们工作。”莫德修乞求道:“大叔,我还要开班会呢,”“不行。”“怎么啦?这就是老师发给我们的,你又说不行,到底想怎么?我就不明白,有哪个大学里向你们这样的。”“怎么,还不服是吧,那就在这等着吧。什么时候我们搞清楚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保安将他的饭卡放在了桌子上,便不管了。莫德修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眼看就要开会了。“查清楚了吗?”保安头也不回:“没看见忙着嘛!”继续查其他同学的。  莫德修二话没说,伸手将饭卡拿过来,就往学校里冲。保安见状:“你站住,站住。”莫德修继续往里面走,保安上前将他拉住。  “你干什么?放手!”  “你不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进去,你们不说要搞清楚之后再进吗,你们都他妈的搞什么啦?”此时,几个保安也追了上来,将他围上。“既然你们这么忙,我就替你们搞清楚。”  说完继续往里面走,保安将他围了起来。这是有位保安头似的人走过来:“怎么?想闯是吗?”“什么叫闯,我这是去找能证明我身份的证明。”“要找在外面,没证明你是这学校学生之前,你不能进来。为了学校的安全请你先到外面去。”  此时,莫德修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是莫德修同学吗?怎么还不来开班会呀?”这是他班主任洋洋打来的。“老师,我被保安拦住了,不让我进,现在他们要赶我出去。”“你把饭卡给他们看一下不就行了嘛。”“看了,他们说不行,还说要搞清楚之后才能,都半个小时了。他们也不查。都什么人呀!”  “要不您跟他们讲一下吧,”“那你把电话给他,”莫德修看了看他们,“你们谁说话算数,我老师要跟你们说话。”一个中年男子把电话接了过去,“嗯,你好,我是保安队长——嗯,对,可他的饭卡上面是个女孩子的,我们不能放他进去。而且您这位学生有点强横,不服从我们的管理。——嗯,好吧,那以后你多告诉他们,别让他们撕了,免得产生误会。”  保安队长讲电话给他,“你,现在跟他们到值班室,去一趟。他们核实一下你的信息。”“好吧,”  莫德修便跟他们去了值班室。此时,已围观了好多同学。  到了值班室,队长不停地打电话,给各个部门,又给茹单同学打电话。证实是莫德修的新生饭卡之后,“以后,不能再把饭卡上的白皮撕掉了,而且你这个学生的态度很不好,必须得改一改。”  莫德修一言不发,拿起饭卡就往学校里面走去。  来到学校里面之后,莫德修通过窗户一瞧,几乎所有的教室里全都是女生,清一色的女生。刚才得不愉快渐渐散去。  “他妈的,来这学校天就这么倒霉!”他满脸的喜色,似乎都要笑出来了,他不是在埋怨,而是在窃喜。窃喜来到了这么个学校。窃喜来到这么个学校,男生如此的稀少,就如大熊猫一样珍惜。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他们班的教室。  一瞧,妈呀,怎么都是女生,男生呢?“莫德修,这里,这里。”全班仅有的四个男生蜷缩在了教室的一角落,全班三十六个女生基本淹没了他们。而女院的所有的男生就这般开始了他们的大学天。  三  在大学里次班会,无非大家相互认识一下、选班干部、发一些课本之类的。在这间教室,这次班会上与众不同的是,全班三十六个女生都争先恐后的竞选班干部,有的还提前写好了竞选宣言,文采斐然、妙语连珠。当然在以后的工作上还不知道如何呢。  而教室角落的那四个男生,默不作声,可能大家在等待,还是他们四个根本就没有发言的机会。  洋洋老师说:“咱们的四个帅哥,大家怎么不表个态呀,你们还没有人家女生积极。”  “女生先来吧,我们再等会儿。”高波一脸正经的。  而小敏和莫德修还有王明则等着头,三人一起向女生伸手,示意让她们先来竞选。此时全班女生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们四个人身上,看到四人的表情及动作,大家都笑了。  “如果你们再不竞选的话,那可别说重女轻男的。”洋洋老师说。  到了,洋洋老师问道:“男同学们,现在总该是时候了吧。”莫德修站起身来,“好吧,我们再不表表态,也说不过去。”小敏、王明、高波在底下偷偷地笑了起来。其实他们早就商量好了。  在座的女同学们和洋洋老师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期待着这位同学,将会给她们带来慷慨、激昂的班干部竞选宣言。  大家的目光一直随着莫德修,来到了讲台上。  当莫德修刚要说话,小敏和高波、王明鼓起了掌。“好!!!好!!!”“好什么好,我一句话还没说呢。又不是什么好事?”洋洋老师有些纳闷儿了,“此话怎讲?”“老师是这样讲的,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叫莫德修,来自河北,今天是咱们开学的天,次班会。男生们本想个冲上去,可是就因为我迟到了,大家为了等我便放弃了,我觉得有你们这些好哥们儿而感到骄傲”。说完便深深鞠了一躬。台下三十六位女生静静地看着他。  台下的又响起了掌声,莫德修挥挥手示意安静,“谢谢,谢谢大家。后来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放弃此次竞选。”  这是女生们开始躁动起来,“为什么呀?是不是怕了!”  莫德修嘴角微微一动,“怕,如果怕我用的着到台上来吗?”“那为什么不竞选呀?”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竞选正班长的郭晓月。郭晓月胆大、心细但有时发起脾气来,那就是另一版本的2012了。.可怕、恐怖、吓人、要命……这些都不适合来形容她。  “说的好,咱们班三十六个女生,四个男生。比例如此可怕,在以后的工作中,针对女生的会很多很多,我们男生做什么工作有很多不便,虽然我们不参加班干部竞选,但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会全力协助咱们班干部的。无论是班干部还是普通学生,只要为了咱们班好,我们男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台下,掌声久久回荡在教室。  莫德修回到座位上,他跟小敏、高波、王明站成一排,做划船的动作。  全班女生都被他们都得哈哈大笑,洋洋老师走到台上忍着笑,两边的脸都鼓起来了。莫德修用手一撩头发抬头一看,他一脸的茫然。这时洋洋老师噗嗤一下——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好了,你们真是四大宝器。”  “既然你们男生放弃了,那好咱们班干部的人选就先这么定了。但是,为了辅助咱们班平时的重活、累活先提名莫德修同学担任咱们班的副班长,如果有什么事情、通知、活动男生那边也方便,大家觉得如何?”“哦,对了。我的告诉你们男生一件重要的事情,咱们学校就只有四个男厕,到时候你们可别走错了哦。”  这时女生们没有回应,而是站起来,集体做划船状。他们四个笑的前仰后合,女生们也是笑得不知所以。  班会随着笑声结束了。  四  班会结束后,四人便商量去食堂吃饭。也对,不知直觉到了中午了。莫德修、小敏、王明、高波便去食堂了,因为他们班开会时间长,同学们早都去食堂了。  他们四人一看,“咦!开学天,应该人很多呀,怎么就这么几个?”高波惊讶道。莫德修说:“去食堂吧,”“好,走吧。”  他们四人谁也不会料到,这时候去食堂,会是多惨。其他班早早开完班会,大家便来到食堂,尝尝大学里可口美味的饭菜。  当他们来到食堂,愣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如同四个雕塑一般。或许,每一届新生(这里指的是男同学)都会在这里站过,面目表情以及动作,跟他们四人一样。  整个一层食堂,全部是女生,根本找不到一个男生,跟男人的身影。  似乎他们进了女儿国一般,不计其数的女生在一层食堂穿梭着。正当此时有位学姐走了过来,“同学,让一下。”她端着盘子从他们中间走过去,又回头看了看他们,那种眼神,就如你在动物园里,看见动物一样。  “莫德修,咋办?”小敏无奈地问道,“啥咋办?”高波回答道。“吃饭呀,吃的成吗?”小敏盯着前方川流不息的女生。 共 119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标签

上一页:境与界

下一页:季节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