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联发科叛将袁帝文转投展讯背后影射两岸半导

2020/05/22 来源:汕头信息港

导读

袁帝文个人的经历,正好反应了两岸半导体竞合的发展历程时间回到2014年1月份,联发科怀疑前无线通讯事业一部总经理袁帝文在离职后的竞业禁止

袁帝文个人的经历,正好反应了两岸半导体竞合的发展历程

时间回到2014年1月份,联发科怀疑前无线通讯事业一部总经理袁帝文在离职后的竞业禁止期间,私下帮展讯担任顾问,更查出袁帝文离职当天下午曾登入公司计算机拷贝205 笔资料,让联发科董座蔡明介为此大动肝火,大动作提告,罪名包含「妨害秘密罪」「妨害计算机使用罪」「背信罪」及触犯「营业秘密法」等刑事、民事诉讼。

当时,人在大陆创投业的袁帝文,接到来自新竹母亲紧急来电,得知地检署来家中大搜索,第一时间他非常错愕,也难以理解:「我在联发科12年,职业生涯有七成在联发科,每一天花12~16小时在那边,比跟我老婆在一起还多好几倍。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付我这个小虾米?」

投效老东家劲敌被视为「复仇」

一向低调的联发科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是因为2000年就加入公司的袁帝文,历任先进技术研发二部副理、软件工程处经理、无线通讯事业部处长、一部总经理,跟着当年替联发科打下2G手机霸主地位的前执行副总徐至强一路往上爬,不满40岁便担任一个手机事业群级总经理,爬升到核心主力战将,他们负责的第二事业群囊括联发科七成营收。

然而,2010年时,联发科因为大陆展讯在2G领域步步进逼,吃了苦头,导致市占率及毛利大失血,徐至强因此黯然离职,董事长蔡明介复出掌权后,视展讯为最大死敌,彼时,袁帝文也转任蔡明介特助。

外界或许觉得袁帝文高升权力核心,但后来他却发现没什么事情做,去询问是否有可协助的地方,得到的答案也是「过几个月再说!」虽然,那时他可以每天6点下班,还难得出国度假,但一阵子后,他就开始担心,「科技产业最怕的是脱离产业,脱离两、三年回来,everything is different(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中年危机,于是他决定辞职,只身到上海找机会,一开始曾自创小生意,也在朋友介绍下任职互联网新创企业。

去年联发科就非常担心,袁帝文如果到了死对头展讯,将可能引发骨牌效应,甚至帮对方大举挖角。

但联发科担心的事情仍然发生了。看好中国政府对半导体产业的支持,袁帝文在竞业禁止期满后,于今年农历年前,正式加入被称为「联发科死对头」的展讯,让他一时间成为镁光灯焦点。

我没呼朋引伴,没什么不可以的

「我一个人来的,没有呼朋引伴,正正当当,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学理工的他,说话一字一句非常谨慎,还准备了书面资料、用红蓝笔记下重点。口气中他透着不平,「台湾有很多外资企业,在这些企业上班的人,是不是也算背叛台湾呢?很多前辈在国外受了重用,难道也是做了对台湾不利的事?」

「有部分媒体说我是什么四大叛徒,我实在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我没有带任何一个老东家的同事到新公司,又没有泄漏任何营业秘密,一个人到展讯上班,而且离开老东家联发科也四年了,难道要我永远都不能再从事工作吗?还是只要替大陆企业工作就是叛徒,有这么严重吗?」

下午茶访谈完毕已夜幕低垂,他又急忙赶回展讯总部上班,「我7点半还有一个会议,」45岁的袁帝文,负责展讯市场、研发及产品测试等业务,带着老婆和小孩离乡背井,转战大陆。他如何看两岸半导体业竞合态势?以下是访谈精华:

问:怎么看老东家用「叛将」与你对簿公堂?

答:我离开后没泄漏营业秘密,一开始是去创业、做投资跟互联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我提起告诉。新竹地检署的人来家里搜查前没一点风声,难以理解一家相处12年的公司竟这样做?不过有人安慰我,这可能是联发科商业上的必要手段,有它的策略考量,也有人跟我说:「被告才算转大人。」留人才却不重用反而浪费人才。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岳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阳白癜病医院
黄冈治疗白斑病费用
内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延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