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邪武 第48章 杀秦兵探子

2019/10/13 来源:汕头信息港

导读

邪武 第48章 杀秦兵探子望凤山取名望凤山,意思就是站在望凤山上面能够一览整个凤鸣城的概括。古天道也是想要攀上望凤山看一下情况

邪武 第48章 杀秦兵探子

望凤山取名望凤山,意思就是站在望凤山上面能够一览整个凤鸣城的概括。

古天道也是想要攀上望凤山看一下情况,毕竟,几十万的大军,不是説藏就能藏的,站在望凤山上,定然能够发现他们的踪迹。

不过,就在他带着张莺还没走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轻微的脚步声自远处传了过来。

古天道受过血池的猝炼,耳聪目明,听到脚步声,他也顿住了脚步,同时反手抓住身后张莺的xiǎo手,一个闪身闪到了一旁的石块后面。

他突然的举动让张莺心中一紧,待来到石块后方,张莺紧张而又xiǎo声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前面有人,”古天道眉头微皱,沉声答道,随后朝着身后望了望,发现在百十米外正好有一堆死尸,他双目转动之际,拉着张莺,几个呼吸间跑到了死尸前,随后一把将张莺甩在死尸堆上,而他也顺势倒了下去。

张莺本想惊叫,毕竟

,她一个女子,突然与一大堆死尸躺在一起,而且,还是一堆已经发臭腐烂的死尸,本能的她想要惊叫。

不过,终她还是没有叫出声,因为已经有一只大手在她还未发声的时候就已经捂上了她微张的xiǎo嘴。

“嘘,,”古天道朝着她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随后伸手在其他尸体上鼓捣一会儿,再在张莺身上的盔甲上蹭了蹭,将原本已经被擦的雪亮的盔甲再次弄的一片血迹斑斑。

张莺想要阻止古天道动作,可是,这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的,刚刚明明看到这儿有人,怎么一会儿的时间就不见了呢?”

从远处的山坡上行来两名身穿红色盔甲手持长矛的秦兵,两人一路行走一路东张西望,其中一位眉头一直皱着,一边看一边嘟囔道。

另外一名秦兵看了看四周,眉宇间露出一丝的不快,道“我説兄弟,你是不是眼睛花了。”

前者又看了看四周,随后他爬上一块石头,举目四望,同样没有发现什么人,顿时抓了抓后脑勺,道“也许是真的看错了吧。”

“卧槽,你他妈是在耍我啊,”另外一名一听这话,脸上的不快更加明显,説了一声,直接朝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而去。

“喂,你去哪儿?”爬上石块的秦兵见状,急忙跳下石块,追上另外一名秦兵,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同时开口问道。

那名秦兵本就不爽,身子一拐甩开前者的手掌,道“你他妈的你説我要去哪儿?当然是回去了。”

説完,他又转身走去。

“咱们不查看了?”被甩开手掌的那名士兵急忙叫道。

后者是头也不回,一边朝回走一边骂道“你他妈的愿意和一堆死人在一起你就查好了,老子是不愿意呆着这个地方。”

看着已经走出百米开外的秦兵,站在原地的那名秦兵眉头皱了皱,不甘心的再次抬眼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后回身,一边嘟囔一边追向已经走远的那名秦兵。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石块后方突然窜出一道红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窜到那名秦兵身后,在他迈出一步,迈出的脚步还没落地时,一剑刺了出去。

那名秦兵,迈出的步伐瞬间定格,如同被diǎn了穴道一般,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位置,在那儿,有一把掌宽的剑尖从胸口探了出来,漆黑的剑尖散发着冰冷的寒光,还带有殷红的血滴。

他睁大了眼睛,想要叫喊却发现全身无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喉咙一般,几乎没有什么挣扎,秦兵的瞳孔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嗤,,

出现的红影正是古天道,一击杀了秦兵,他抽出破天剑拎在手中,目光中透露出冰冷的寒光,一步步朝着已经走出百米多远的秦兵走去。

一击杀了一名秦兵,古天道没有弄出一diǎn声响,或者説,杀死那名秦兵所造成的动静很xiǎo,xiǎo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慢慢靠近另外一名秦兵,此时,那名秦兵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的向着他靠近。

随着他的靠近,在距离秦兵只有五六步的时候,那名秦兵终于有所察觉,不过他以为是他的同伴,没有回头,而是骂骂咧咧道“有本事就,,”

他的话还没有説完,后面的话他已经説不下去了,因为,一把掌宽的黑色铁剑突然出现在他喉咙位置,铁剑剑锋割破了他喉咙的皮肤,渗出diǎndiǎn血迹。

“谁,,”那秦兵急忙失声惊叫道,同时,他紧了紧手中的长矛,准备向后刺出一矛。

不过,他还来不及刺出长矛,一道红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正是古天道。

一个闪身闪到秦兵身前,单手握剑,破天剑搭在秦兵喉咙位置,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秦兵,沉声道“如果你敢动一下,我保证,你的脑袋瞬间与你分家。”

那秦兵看到古天道,双目瞪的滚圆,惊魂未定的颤声道“不不不,少侠饶命,少侠饶命,,”

古天道的眉头微微皱起,对于秦兵的反应,古天道着实有些反感,在他的意识中,既然身为士兵,那就得将生死置之度外,贪生怕死的鼠辈,怎能称之为士兵。

不过,反感归反感,他现在要的,就是秦兵的这个反应,他一手握住剑柄,另外一只手从秦兵手中夺过长矛,扔在地上,随后才盯着秦兵道“回答我的问题,回答好了,我放你一条生路。”

“是是是,,”那秦兵急忙diǎn头应是,道“少侠请问,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懒得与秦兵多废话了,直接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第二,卫队是否来过?”

那秦兵一愣,没有想到古天道会问这个众人皆知的问题。

不过,他还是回道“卫国的军队的确来过,就在两天前,与我方大军还战了一场,现在已经逃走了,我们在这儿就是查探信息的,就是为了防御那些逃跑的卫兵去而复返。”

秦兵回答的语无伦次,不过古天道却也听出了个大概,顿时接着问道“那你们可有抓获俘虏?”

“有。”

“俘虏中可有银骑军的人?”

“有,,”

“可有古霜这个人?”

古天道连珠炮似的问了几个问题,那秦兵都回答了,只是这一个问题那秦兵便回答不上来了,顿时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此,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试想,一个普通士卒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顿时目光中冷芒一闪而过毫无预兆,右手微微一用力,铁剑瞬间从秦兵的喉咙位置抽了过来,连带着,那秦兵的脑袋也从脖子上滚了下来。

拉萨整形美容费用
梧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丹东治疗阳痿方法
拉萨整形美容手术
梧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