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婚后爱情至上是可笑的坚持丈夫对我肉体出轨无动于衷

2018-11-08 10:39:52
图文无关 结婚之后,我才知道“爱情至上”是很可笑的坚持。自从认识司徒海涛,任何男子都等闲视之。舍友们纷纷献身“说法”,试图以一千零一个理由说服我。或许,初恋就该留着纯真美好的回忆。然后,义无反顾的决绝分手。情人眼里出西施,司徒海涛在我看来就是白马王子。今生今世,非君不嫁。 大学时代,就这样风花雪月的浪漫而过。有着家人的经济支持,也不太觉得度日维艰。毕业之后,我们就得依靠自己来赚钱生活。这才知道:爱情有了,面包未必会有。留在这座城市,起码得买房安家。既然认定了彼此,反正迟早结婚。那,还等什么?首期家长赞助嘛,每个月的贷款我们负责。 别说,这还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水电煤气、物业管理,样样都是钱。我与司徒海涛恨不得一分钱掰开两半来花。唯有拼命加班,别人懒得赚的钱我们抢着去捡。年轻就是本钱,为着将来就应该不惜代价的摸滚打爬。我与司徒海涛还有八年计划,到那个时候才考虑生养孩子。朝着目标,前进再前进! 奈何,天有不测之风云。我的婆婆、司徒海涛的妈妈,毫无征兆的中风住院。昂贵的住院费,几乎花光了我们的全部积蓄。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与司徒海涛再也无法淡定。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总会吵得不可开交。相骂无好口,哪怕感情深厚难免受到影响。午夜梦回,酸楚的泪水总会濡湿枕头。 老上司即将退休,理应替他高兴。辛苦了大半辈子,总算是无惊无险地安享晚年。他是我大舅舅的同学,所以在公司对我关照有加。失去这棵大树,我可没有乘凉的地方了。想着想着,莫名其妙的彷徨起来。况且,近公司的业绩不太理想。据说,新官上任之后将会裁员。拜托,不要拿我开刀! 新来的部门经理,不是别人正是陈少杰!这个贱男,怎么爬上的这个位置!可恶的是,他竟然手执生杀大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回还真是冤家路窄了。陈少杰的表妹是我的好朋友,当初我断然拒绝他的疯狂追求。陈少杰是标准小人,睚眦必报。我得有心理准备,他不是什么信男善女。 难道陈少杰不认识我?在欢迎会上,他很客气地与我点头握手。悬在心头的千斤大石,终于稍微放下。半夜三更,我接到陈少杰发来的骚扰信息:张曦,张曦。然后,没有下文。他曾经将我堵在楼梯转角,想起依旧心有余悸。第二天,我顶着熊猫眼去上班。却发现,陈少杰开着跑车就在楼下守候。 “这边!”陈少杰朝我热情招手。我身边还站着司徒海涛,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哪来的花花公子?”“在你之前,狂追我的陈少杰。”“别搭理他。”“他是我的顶头上司,一句话就能让我滚蛋。”“那,赶紧过去。”司徒海涛的话,让我心寒:“你真够大方。”“反正,你没有损失。” 这个时候,我不适合得罪陈少杰。至少,我得知道他是何用意。从家到公司,不到十分钟的车程。他绕来绕去,只希望争取更多的说话时间。“张曦,你还有机会的。”他这句暧昧的话,我故意没有听懂。“什么?”“当初,你还小。现在,你要继续拒绝我吗?你不想被裁员,还想呆下去吧?” 晚上,我将这件事情告诉司徒海涛。不过是,夫妻间的聊天。我的意思,稍微炫耀:“瞧,已婚女人还是很有魅力的。”结果,他却想到别的地方:“不错嘛,潜规则。”“怎么办?”我试探着问。“你不会爱上他吧?”“没有的事儿。”我坚决的回答。“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你说什么? 司徒海涛准备洗漱休息,我冲他背影吼道:“什么叫看着办?如果他拉我上床呢?”司徒海涛回头,挤眉弄眼:“我只管你的心,不管你的身。别得罪他,得不偿失。”然后,他施施然的踱进洗手间。我听错了?还是理解能力差?别得罪他,也就是听他的意思。身体出轨,司徒海涛也没有所谓吗? 口述:张曦 整 理:慕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